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經典讀物 > 全元曲249
第5章
作者:馮學禮 薛鴻鵬 著 | 字數:1842 字

【雙調】新水令

彩云聲斷紫鸞簫,夜深沉繡幃中冷落。愁轉增,不相饒。粉悴煙憔,云鬢亂倦梳掠。

【喬牌兒】自從他去了,無一日不口店道。眼皮兒不住了梭梭跳,料應他作念著。

【雁兒落】愁聞砧杵敲,倦聽賓鴻叫。懶將煙粉施,羞對菱花照。

【掛玉鉤】這些時針線慵拈懶繡作,愁悶的人顛倒。想著燕爾新婚那一宵,怎下得把奴拋調。意似癡,肌如削。只望他步步相隨,誰承望拆散鸞交!

【亂柳葉】為他、為他曾把香燒,怎下的將咱、將咱拋調。慘可可曾對神明道,也不索,和他、和他叫。緊交,誓約,天開眼自然報。

【太平令】罵你個短命簿情才料,小可的無福怎生難消。想著咱月下星前期約,受了些無打算凄涼煩惱。我呵,你想著,記著,夢著,又被這雨打紗窗驚覺。

【豆葉黃】不覺的地北天南,抵多少水遠山遙。一個粉臉兒,他身上何曾忘卻。鐘送黃昏雞報曉,昏曉相催,斷送了愁人,多多少少。

【七兄弟】懊惱,這宵,受煎熬,被凄涼一弄兒相刮躁。畫檐間鐵馬兒晚風敲,紗窗外促織兒頻頻叫。

【梅花酒】孤幃兒靜悄悄,燭滅煙消,枕剩衾薄。撲簌簌淚點拋,急煎煎眼難交。睡不著,更那堪雨瀟瀟!

【收江南】淅零零和淚上芭蕉,孤眠獨枕最難熬。絳綃裙褪小蠻腰,急煎煎瘦了,相思滿腹對誰學?

【尾】急煎煎每夜傷懷抱,撲簌簌淚點腮邊落。唱道是廢寢忘飧,玉減香消。小院深沉,孤幃里靜悄。瘦影兒緊相隨,一盞孤燈照。好教我急煎煎心癢難揉,則教我幾聲長吁到的曉。

【雙調】夜行船

風里楊花水上萍,蹤跡自來無定。席上溫存,枕邊僥幸,嫁字兒把人來領。

【幺】花底潛潛月下等,幾度柳影花陰。錦機情詞,石鐫心事,半句兒幾時曾應。

【風入松】都是些鈔兒根底假恩情,那里有倘買的真誠。鬼胡由眼下唵光陰,終不是久遠前程。自從少個蘇卿,閑煞豫章城。

【阿那忽】合下手合平,先負心先贏。休只待學那人薄幸,往和他急竟。

【尾聲】俏家風,說與那小后生,識破這酒愁花病。再不留情,分開寶鏡。既曾經,只被紅粉香中賺得醒。

【雙調】風入松

嫩橙初破酒微溫,銀燭照黃昏。玉人座上嬌如許,低低唱白雪陽春。誰管狂風過處,那知瑞雪屯門。

【喬牌兒】畫堂更漏冷,金爐篆煙盡。廝偎廝抱心兒順,百年姻兩意肯。

【新水令】曉雞三唱鳳離群,空回首楚臺云褪。枕上歡,霎兒恩。漏永更長,怎支持許多悶?

【攪箏琶】縈方寸,兩葉翠眉顰。萬想千思,行眠立盹。半世買風流,費盡精神。呆心兒掩然容易親,吃不過溫存。

【離亭宴煞】客窗夜永愁成陣,冷清清有誰存問?漢宮中金閨夢斷,秦臺上玉簫聲盡。昨夜歡,今宵恨,都只為風風韻韻。相見話偏多,孤眠睡不穩。暮云樓閣景蕭疏,秋水泛萍湖。幾雙鳴鷺蒹葭浦,昏鴉噪爭宿林木。鎖閑愁朱扉半掩,約西風繡簾低簌。

【喬牌兒】倦將鴛被舒,愁把黛眉蹙。戍樓寒角聲凄楚,引初更催禁鼓。

【新水令】夜深香燼冷金爐,對銀釭甚娘情緒。和淚看,寄來書。訴不盡相思,盡寫做斷腸句。

【攪箏琶】心怞忬,剛道不思慮。除飲香醪,醉時節睡足。但合眼見他來,欲語從初。言不盡受過無限苦,恰欲待歡娛。

【離亭宴煞】秋聲兒也是無情物,忽驚回楚臺人去。酒醒時鸞孤鳳只,夢回時枕剩衾余。塞雁哀,寒蛩絮,會把離人對付。翠竹響西風,蒼梧戰秋雨。

【楊果】

(楊果(一一九七——一二六九),字正卿,號西庵,祁州蒲陰(今河北安國市)人。早年以章句授徒。金正大初登進士第,官偃師令,以廉干稱。金亡后,楊奐征河南課稅,起用為經歷。史天澤經略河南,舉為參議。中統元年(一二六○)官北京巡撫使,次年拜參知政事。至元六年(一二六九)出為懷孟路總管,以老致仕,同年卒。《元史》有傳。楊果工文章,長于詞曲,有《西庵集》。與元好問交好。其散曲作品內容多詠自然風光,曲辭華美,富于文采。明·朱權《太和正音譜》評其詞“如花柳芳妍”。

小令

【越調】小桃紅

碧湖湖上采芙蓉,人影隨波動。涼露沾衣翠綃重,月明中,畫船不載凌波夢。都來一段,紅幢翠蓋,香盡滿城風。

滿城煙水月微茫,人倚蘭舟唱。常記相逢若耶上,隔三湘,碧云望斷空惆悵。美人笑道:蓮花相似,情短藕絲長。

采蓮人和采蓮歌,柳外蘭舟過。不管鴛鴦夢驚破,夜如何?有人獨上江樓臥。傷心莫唱,南朝舊曲,司馬淚痕多。

碧湖湖上柳陰陰,人影澄波浸。常記年時對花飲,到如今,西風吹斷回文錦。羨他一對,鴛鴦飛去,殘夢蓼花深。

玉簫聲斷鳳凰樓,憔悴人別后。留得啼痕滿羅袖,去來休,樓前風景渾依舊。當初只恨,無情煙柳,不解系行舟。

芡花菱葉滿秋塘,水調誰家唱?簾卷南樓日初上,采秋香,畫船穩去無風浪。為郎偏愛,蓮花顏色,留作鏡中妝。

錦城何處是西湖?楊柳樓前路。一曲蓮歌碧云暮,可憐渠,畫船不載離愁去。幾番曾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