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經典讀物 > 全元曲230
第4章
作者:馮學禮 薛鴻鵬 著 | 字數:1355 字

薩真人夜斷碧桃花

楔子

(沖末扮張珪同老旦夫人引凈張千上,云)小官姓張名珪,字庭玉,東京人氏,叨中進士,除授廣東潮陽縣縣丞。嫡親的三口兒家屬,夫人趙氏,孩兒張道南,此子廣覽經書,精通文史,眾人皆許他卿相之器,此吾家積德所致也。俺此處知縣徐端,也是東京人氏,他有一女,小名碧桃,曾許俺孩兒為妻,至今不曾婚聘。夫人,明日是三月十五日,我待請親家來慶賞牡丹,你意下如何?(夫人云)相公,你主的是。(張珪云)既然如此,張千,你請徐親家去。只等許允,早來回話。(張千云)理會的。(下)(張珪云)張千去了,夫人,俺和你須索躬親治具,休得簡慢者。(詩云)同官異地惜春殘,治酒相邀賞牡丹,何必沉香亭子比,更教傾國倚闌干。(下)(外扮徐端同貼旦夫人引丑李萬上,詩云)一作潮陽令,俄驚數載過。大都秋雁少,只是夜猿多。僻地逢迎簡,南天瘴萬和。圣思饒雨露,慎勿嘆嗟跎。小官姓徐名端,宇章甫,東京人氏,小官自幼登科,曾為錢塘簿。今升廣東潮陽縣知縣。嫡親的四口兒家屬,夫人李氏,生有兩個女孩,大的女孩兒喚作碧桃,今年一十八歲,小的女孩兒喚做玉蘭,年一十五歲,有此處縣丞張珪,也是東京人氏,他有一子,喚做道南,年方二十歲。那孩兒好生聰俊,覷著他那內才外才,久已后必然發跡。一來張珪與小官同鄉,二來又是同任,以此將我大的女孩兒許了張道南為妻。雖然定了盟約,尚未就親。今日無甚事,李萬門道覷者,有甚么人來,報復我知道。(李萬云)理會的。(張千上,云)自家張千。奉相公的命,請徐親家去。門上的報復去,道有張親家差人下請書哩。(李萬做報,云)報的相公得知,有張親家遣張千來下請書,在于門首。(徐端云)著他過來。(張千做入科)(徐端云)張千,此一來有何事?(張千云)小人奉相公的嚴命,時過春景,牡丹盛開,專請相公和夫人賞玩。(徐端云)量俺有何德能,煩親家如此費心。夫人,我待辭了這酒,你意下如何?(夫人云)既然是親家專意來請,如何辭的?咱和你同賞牡丹去走一遭。(徐端云)既是夫人要賞牡丹,便去吃酒,亦無妨礙。張千你先回去,俺與夫人隨后來也。(張千云)小人就去回話。(下)(徐端云)分付嬤嬤和梅香,繡房中好生服待兩個小姐,我與夫人去賞牡丹便回來也。(同下)(正旦扮碧桃領梅香上,云)妾身是徐知縣的女兒,小名碧桃,年長一十八歲,俺爹爹將我配與張縣丞的孩兒張道南為妻。今日爹娘到俺公婆家賞牡丹去了,妹子玉蘭在繡房中做女工生活。梅香,咱后花園中散心去來。(梅香云)姐姐要耍去,怕相公知道,可不打梅香也。(正旦云)我與你略去看

看便回,相公那里知道?(梅香云)這等俺就去來。(做行科,云)姐姐,你看這花園中白的是梨花,紅的是桃花,紫的是牡丹,黃的是薔薇,好賞心也。(副末扮張道南引凈興兒上,云)小生姓張名道南,俺爹爹觀為此處縣丞。今日衙內因賞牡丹,酒筵中賓客笑樂,不期籠內走了白鸚鵡,遠遠的望見飛過這花園中去了。興兒,快隨俺跟尋去來。(做跳墻科,興兒云)相公,那鸚鵡知他在那里?休大驚小怪的。他若拿住俺呵,則說是賊,不要打出我屁來。(正旦云)梅香,你看那薔薇架邊,不有人來也!(梅香云)姐姐,你敢是眼花?這是風弄的花影動,那里得人來!(做見張科,云)呀,真有個人。兀的兩個男子。你是甚么人?白日里跳過墻,來俺花園中,待做賊那?(興兒云)咱家不是賊,只做的兩遭強盜。(梅香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