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經典讀物 > 全元曲231
第4章
作者:馮學禮 薛鴻鵬 著 | 字數:2155 字

【前腔】(末)空嘆息,空攧窨,爭奈是親非親,遣人愁悶。吳忠伏待小官人,誰知到此,主仆離分。拜辭痛苦,揾不住珠淚盈楹。(合前)

【漿水令】更遲疑不離我門,打教伊皮開見筋。

(小生)受兄毒打也甘心,無辜趕逐,痛苦難禁。(生)賊潑賤,惱殺人,輒敢抗語來相應。(合)今日里,今日里急離我門。街坊上,街坊上別行求趁。

【前腔】(小生)嘆一身錢無半文,無相識有誰是親?(生)你說書內有黃金,何不看書,度日營生?

(小生)事到頭,不怨人,只愁眼下無投奔。(合前)

(小生)哥哥要我出去,只得就出去罷!(走介。凈、丑)你就是這等去了?(小生)哥哥嚴命,怎敢不去?(凈、丑)這等沒用的!且問你,這家私是祖上遺下來的呢,還是你哥哥自家掙的?(小生)是祖上遺下來的。(凈、丑)可又來,既是祖上遺下來的,該大家分一半才是。(小生)這個不指望。只好略討些做盤纏足矣,望二丈攛掇一聲。(凈、丑)這個當得。(進介。生)他去了么?(凈、丑)他在外邊大聲發話,道這家私是祖上遺下來的,要與你分一半。(生)這也說得是,該分與他。(凈、丑)分多少?(生)分一半與他。(凈、丑)大哥,這是一厘也分不得的!(生)怎么分不得的?(凈、丑)你若分與他了不打緊,引慣了他,又道分得不均,倒去告起家私來,你倒要吃他的虧哩!

(生)這等怎么樣打發出去?(凈、丑)他方才道:“書中自有黃金屋。”把他一本書,就塞住他的口了。(生)吳忠,書房中去取一本書過來。(末)嗄!書在此。

(生)叫他進來。(凈、丑)二哥,我與你都說停當在那里了,教你自進去取。(小生)多謝二位。(進介。生)孫二,你要與我分家私么?(小生)孫榮怎敢?只求哥哥略與些盤費便了。(生)這個有。吳忠取書來。孫二,盤纏在此,你拿去!(小生)呀!哥哥,這是一本破書,怎么做得盤纏?(生)你方才說,書中自有黃金屋、千鐘粟,怎么做不得盤纏?(小生)罷罷!男子漢一言既出,不必說了。吳忠過來,你去多多拜上賢達嫂嫂,說我被趕出去了。哥哥請上,待做兄弟的拜別。(生)誰要你拜!(小生拜,生打介)

【臨江仙】(小生)被打出門珠淚流,教人羞恥向誰投?哥哥因甚趕無休?在他檐下過,怎敢不低頭!

(哭下。凈、丑)哥哥,我每兩個不與你做朋友了。

(生)怎么說?(凈、丑)一個嫡親兄弟,就趕了出去,何況我每結義的!(生)嫡親兄弟倒要贖毒藥害我,若不是二位兄弟說知,險些兒被他害了性命。你二人是我的大恩人了,怎說這話?(凈、丑)大哥好手段,我每如今與哥哥去慶一慶手段。(生)多謝好兄弟,是我作東,就請同行。

【皂羅袍】(合)賀喜得他出外,自今后不許再上門階。結義兄弟稱心懷,同心同氣同歡快。有茶有酒,朝往暮來。無愁無慮,分憂替災,三人真個關張賽。(下)

第七出孫華拒諫

【風馬兒】(旦上)傾國芳容正嬌媚,家豪富比陶朱。(貼上)郎才女貌非凡比,宿緣相會,今世效于飛。

(旦)迎春,員外早間出去,怎生這時節還不見回來?(貼)便是。想又是與兩個喬人出去閑耍了。(末急上)

【本宮賺】默默嗟吁,哽咽垂雙淚。直入畫堂覆知,此事好傷悲。(旦)試問取,末審何人虧負你?你緣何垂雙淚?不知怎地,你從頭一一說與。

【前腔】(末)告且聽啟:小官人鎮日攻書,被東人急呼至,說著幾句,百般打罵趕出去。(貼)果恁的,奈我官人心性急,似撮鹽入火內。猜著就里,又敢是聽人胡語?

(末)果然如是。(旦)你快回避,倘員外回來也。

(末下)

【竹馬兒】(旦)他效學昔日關張結義,不思量久后有頭無尾。豈知他是調謊的,使虛心冷氣,刁唆員外得如是。(貼)我東人枉恁地多伶俐,落圈匱總不知,把骨肉下得輕棄。你好直恁的,不思量手足恩深,豈知同胞義。謾教人無語淚雙垂,說著后心碎。

【前腔】(旦)他兩人專靠花言巧語,一刬地斗是搬非。每日只會拖狗皮,那曾見回個筵席?雙雙長坐兩邊位。(貼)我東人結拜為兄弟,落得個甚便宜?夫和婦話不投機。他三個同結義,勝似親的,糖甜蜜更美。把親生兄弟趕出去,你家富何濟?

【尾聲】自古及今結義的,除非管鮑更有誰?那一個人情得到底?院君,員外回來,怎生諫他一諫便好?(旦)是如此。

【清歌兒】(生作醉上)三杯酒萬事和氣,又何妨每日沉醉。思量孫二太無知,伊來害我,我又如何饒你?

【前腔】(貼)員外吃得醺醺醉,我娘行自宜仔細。著些言語問因依,莫激他性發,好意反成惡意。

【前腔】(旦)常言道要知心事,但聽他口中言語。不知員外怒著誰,從頭至尾,說與奴家知會。迎春,員外醉了,且安置他睡了罷。(生)兄弟請酒,你吃一杯。(旦、貼)員外,這里是家里了。(生作醒介)呸!還要對你說,叵耐……(旦、貼)叵耐那個?(生)叵耐孫二無理!(旦、貼)二叔卻便怎么?

【桂枝香】(生)賢妻聽啟,孫榮無理。他要贖毒藥害我身軀,把我家私占取。險些兒中了,險些兒中了,牢籠巧計。院君,被我趕出門去。(旦、貼)原來趕出去了,苦呵!(生)細思之,指望我遭毒于,我先將小計施。

(旦、貼)員外,這是誰說的?(生)別人說我也不信,是我兩個結義的好兄弟說的。(旦)官人,經目之事,猶恐未真;背后之言,豈可準信?二叔是讀書之人,只有敬長之心,那有害兄之意?官人回思手足之意,轉念同胞之親,莫信外人搬斗。容叔叔依舊回家,是妾之愿也。(生)婦人家三綹梳頭,兩截穿衣。只曉得門內三尺土,那曉得門外三尺土。(旦)呀!官人豈不聞漢文帝遷徙淮南厲王,不從而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