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經典讀物 > 全元曲232
第4章'
作者:馮學禮 薛鴻鵬 著 | 字數:2834 字

【小桃紅】子猷乘興去訪戴,匆忙興盡回船去也。閉門的袁安臥高堂,映雪的是孫康。呂蒙正繞街坊,謁朱門九不開,無承望也。滿頭風雪恓惶,運來時理朝綱。

這雪好貧富不均!有錢的道豐年祥瑞,似我這般在街坊上,身無衣,口無食,饑凍難禁。當初父母在日的時節,多少享用。父母亡過之后,我哥哥聽信讒言,將我趕出來,受了無限苦楚。(哭介)

【蠻牌令】哥哥占田莊,教兄弟受凄涼。本是同胞養,又不是兩爹娘。我穿的是粗衣破裳,你吃的是美灑肥羊。哥哥嗄!心下自思量,白忖量,若不思量后,分明是鐵打心腸!

如今天色已晚,告謁也不濟事了,且回窯去,等明日風止雪晴,再出來求告罷。(走絆生身,跌介)

【繡停針】先自悲傷,又遭一跌痛怎當。抬身忍痛回頭望,見一漢酒醉倒在街傍。漢子,你吃得這般大醉,倒在此雪里,何不省一口與我孫榮吃了,你也不見得這等醉了,我也不見得這般饑寒。我把古人比與你聽:本待學劉伶入醉鄉;你如今倒在雪里,又像一個古人,好一似臥冰王祥。呀!看看冷逼寒凍神魂喪,早難道酒解愁腸。

且住,自古道:“救人一命,勝造七級浮屠。”這般大雪,這漢子多應要凍死了。我不免叫起鄰合來,救他則個。(叫介)東鄰!有個醉漢,倒在雪里,煩你們出來燒些湯水救了他!(內介)孫叫化在外邊嚷,不要作聲。(小生)咳!暗暗聽得說話,道孫叫化在外,不要作聲。你不開也罷,不免去叫西鄰。(叫介)西鄰!(內介)孫二來了,不要睬他!(小生)我孫榮今日不是來求乞。有個醉漢倒在雪里,命在須臾。你每起來,籠些火救了他。(內介)快吹滅了火。(小生)呀!我只道東鄰歹,誰想西鄰又歹似東鄰。也罷,他每鄰舍尚然如此,干我甚事!(欲走介)且住。

【雁過南樓】我待不管他,欲待不睬他。(作走,內扮土地扯住介)放手,放手!后面有人似扯住了咱,莫不是孫榮有些牽掛?回頭看他,回頭看他,不由人兩淚如麻。

說不得了,不免再去叫他每則個。(叫介)兩邊鄰舍,我說與你知道。

【下山虎】有一個醉漢倒在街坊,大雪紛紛下,看著慘傷。我好意教你開門早商量,籠些火焰,教他吃口滾湯。救人一命活,勝造七級浮屠福壽昌。你若不開門,后倘或死亡,帶累鄰家遭禍殃。

(內介)這個人好不達時務,人家要睡,只管在此絮煩。(小生)啐!正是我有救人心。人無憐我意。兩下不開門,我也自回去。(作走、又沉吟介)且住,我孫榮在此嚷了這一回,那東鄰西舍都曉得我的口聲。這漢子酒醒了,回去還好。倘然不醒,凍死了,明日他每起來看見,只道我謀死了他,劫了他的財帛。可憐這一場沒頭官司怎么了?也罷!不免把這醉漢扶在房檐下,躲些風雪,不強似在這雪里眠。或者不死,也未可知。(作拂雪介)呀!

【園林杵歌】這容龐,好似孫大郎。(驚介)唬得我魂飄蕩,退后趨前心意忙。那堪柳絮梨花下得恁狂。似這般冷颼颼,寒凜凜,哥哥怎當?自忖量,自感傷,怕這雪凍死了兄長。怎禁得撲簌簌淚出痛腸!哥哥,你和柳龍卿、胡子傳出來,

【望歌兒】三人踏雪同宴賞,他兩個先自回歸,撇你在長街上。(生作醉語介)二位賢弟賽關張。(小生)口是心非,休想賽關張!到此方知他調謊,從今后休把親撇漾。

罷罷!寧可一不是,不可兩無情。哥哥,你倒在雪中,若不是孫榮來此,卻不凍死了你?就此背你回去。只一件,哥哥若還酒醒起來,這一頓打非同小可。也說不得了,便打時也不妨,還有賢達嫂嫂解勸。

【羅帳里坐】欲送你到家,尋思慘傷。哥哥酒醒,禍起蕭墻。誰教你上門自取災映!只愁雪上更加箱,這頓拳頭怎當!(背生走介)

【江頭送別】哥哥的,哥哥的倚強恃長。親兄弟,親兄弟意怎敢忘?好歹背你回家去,山可哥打罵何妨!

【憶多嬌】兄見短,咱見長。哥哥,你把身子略放松些便好,那知做兄弟的,兩三日沒有水米打牙,你是這等拖住了,教我那里背得起?苦嗄!我全無氣力,須當勉強。念取同胞親兄長,手足之情,手足之情,怕甚山遙路長!

【尾聲】看看背過平康巷,哥哥酒醒從頭想,兄弟是嫡親結義的都是謊。

迎風踏雪送兄歸,忍凍擔饑實可悲。慢騰騰的天些力,一步挪來兩步移。

第十三出歸家被逐

【醉中歸】(旦上)晚來云布密,凜凜朔風送寒威。俄然見六出花飛,長空一色,萬里如銀砌。(貼上)當此際,雪正飛,慶賞豐年祥瑞。同宴樂排筵,滿飲羊羔拚沉醉。

(旦)迎春,員外早間出去,這時候還不見回來。

(貼)便是,想又與那兩個喬人在那里飲酒。院君,你看這等大雪,夜又深了,也該歸來了。(旦)正是。

(小生背生上)錢財容易有,仁義值千金。此間已是哥哥門首。開門!開門!(貼)想是員外回來了。(開門介)呀!原來是二官人背員外回來。二官人請進來。

(小生作進門介)迎春姐,睡好了我哥哥。(貼)這里來。

(小生放生睡介)嫂嫂拜揖!(旦)叔叔賀喜!敢是你兄弟和睦了?(小生)不曾和順。好教嫂嫂得知,孫榮在窯中身上無衣,口中無食,大雪紛紛,免不得街上求謁。回來偶然被絆一跌,原來是哥哥醉倒在雪中,因此孫榮背他回來。(旦、貼)多感二叔!(小生)不敢動問嫂嫂,我哥哥是什么時候出門的?

【泣顏回】(旦)他從早離門兒。(小生)與誰為伴?(旦)與兩個喬人排會,終朝宴樂,他兩個卻自先回。若非小叔,險些兒凍死在深雪里。背歸來再生人世,不知他倒在何處?

【前腔】(小生)紛紛觸目柳花飛,奈我無食無衣。蕩風冒雪,干謁有誰憐敢?擔饑受冷,到黃昏獨自回窯去,見吾兄倒在雪里,是孫榮背負回歸。

【前腔】(貼)渾身上下水淋漓,請官人脫下與奴漿洗。(小生)不敢在此,回窯去自作道理。(旦)叔叔聽啟,請些兒飯食回窯去。(貼)待迎春饣畢饠來至,一飯可以允饑。(虛下)

【前腔】(小生)謝得恩意賜飯食,只恐哥哥酒醒禁持,劈面便打,不如忍餓回歸。(旦)叔叔休慮,你哥哥酒醉常貪睡。(小生)醒來怎么好?(旦)醒來我自支持,我婦人家豈怕男兒?(貼持飯上)

【賺】韓信當時,漂母哀憐賜與食,時運至,拜將封侯多富貴。二官人請飯。(小生接作吃介,生伸腰,小生慌墮箸介)呀!唬得我一雙箸拿不住放不得,一口飯吞不進吐不出,嫂賜食,一似呂太后的筵席。

【前腔】(旦)遍身泥水,滿頭巾似銀鋪砌。員外,你每常間和柳龍卿、胡子傳兩個,吃得酒淹衫袖濕,花壓帽檐低,撇下得賽關張親兄弟。(小生)嫂嫂,你曾說與,哥哥酒醒自支持,一聲喝起先驚懼。兀的是婦人家那怕男兒,去留無計。

(生醒介)那個在此說話?(旦)是叔叔在此。(生)我怎么回來的?(旦)你倒在雪里,是叔叔背你回來的。

(生)你說我的結義兄弟不好,今日又虧他背我回來。

(旦)不是這個叔叔。(生)是柳龍卿?(旦)不是。(生)是胡子傳?(旦)也不是。(生)是那個叔叔?(旦)是小叔。(生)那個?(貼)是窯中的二叔。(生作起介)那個著他上我的門來,在那里?(貼)二官人過來,見了員外。(小生見介)哥哥拜揖。(生怒打介。旦、貼勸介)

【撲燈蛾】(生)打伊潑丑生,怎敢到此處!惡向膽邊生,教人怒從心起也。(小生)適來路里,見吾兄倒在街衢。是孫榮背負你歸,多謝得賢達嫂嫂留住賜乞食。

【前腔】(生)這乞才不道理。(又打介。旦)員外,你倒在雪里,就是別人背了你回來,也要與他些酒錢。一個嫡親兄弟,背了你回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