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經典讀物 > 全元曲233
第4章
作者:馮學禮 薛鴻鵬 著 | 字數:1310 字

【梁州序】(旦)員外,你和他結義,心腸奸狡,到底不是堅牢。心非口是,只恐笑里藏刀。(生)是我三人結義,賽過關張,永遠學管鮑。你不知就里亂言敢胡道。(旦)恐怕將來沒下梢,空惹得外人笑。

【前腔】(生)伊家不曉,思之失笑。婦人家有甚機謀,言三語四,只管絮絮叨叨。(旦)自古常言人道,逆耳忠言,苦口良藥妙。勸君不省反焦躁,冷地思量自煩惱,舌果是斬身刀。

【前腔】(貼)轉念取同乳同胞,忍教他一身無靠?破窯中寂寞,怨恨難消。(旦)他每日沿街哀告,告人求食,受苦傷懷抱。你每日常快樂醉陶陶。(生)不道孫榮志量高,贖毒藥害吾曹。

【前腔】(旦)是甚人說起根苗?扯著他當官陳告。葫蘆提趕打,好沒分曉。(生)從此今朝為始,休得多言多語尋煩惱。前生注定不相饒,兄弟不和都是命里招。(旦)勸員外免煎熬。

【尾聲】敬重他人如珍寶,把親者輕如糞草,勸諫不從空自惱。

(生)叵耐孫榮忒不良,算來誰弱又誰強?

(旦)大風吹倒梧桐樹,自有傍人說短長。

第十八出窯中拒奸

(凈上)禮義生于富貴,盜賊出于貧窮,前日三人吃酒,孫員外醉了,被我、胡子傳在靴中拿出一個玉環、兩錠鈔,指望得使。誰知玉環跌碎,三錠鈔被人奪去,落得一埸空。如今不免與子傳商議計策,唆孫二告他哥哥占了家私,與他和勸,兩邊討些謝儀,有何不可?言之未已,子傳早到。(丑上)憑君使盡千般計,運不通時只是窮。龍卿哥哥拜揖。

【那吒令】(凈)子傳聽說因依,咱每和你商議。夜來忽地生一計,說起教伊歡喜。

【前腔】(丑)騙人錢鈔環兒,指望于分入己。怎知跌破那環兒,鈔與別人將去。

(凈)兄弟,前日和你偷了孫大哥的玉環、寶鈔,指望分使。誰想一場悔氣,玉環跌破了,寶鈔又被人奪去了。如今孫二在窯里,我和你前去使個計策,搬唆孫二告他哥哥占了家私。我和你與他解勸,在里頭做個好人,錢也有得賺,酒也有得吃。此計何如?

(丑)此計甚妙。阿哥,我和你兩個天上有世間無的。

(凈)兄弟,我每行了好心,自有好報。(凈、丑暫下)

【行香子】(小生上)日有陰晴,月有虧盈,算人無久富長貧。秋來自然黃葉飄零,到春來,花重吐,柳拖金。

運退黃金失色,時來鐵也爭光。想孫榮當初在家時,豐衣足食,何等奢華。如今在此窯中受這般苦楚,如何是了?(凈、丑上)計就月中擒玉兔,謀成日里捉金烏。迤邐行來,此間已是窯門首,徑進去。(見介)呀!孫二哥拜揖!(小生)二丈何來?(凈、丑)我二人知你在此居住,特來拜望。(小生)多勞了。(凈)幾日不見,為何尊顏這等憔悴了?(小生)自從被哥哥趕逐出來之后,衣食不充,因此愁悶。(丑)便是。你在這窯中受苦,幾時能夠發達的日子?(小生)二丈,這也是出于無奈。(凈、丑)你哥哥這等發跡,你這等貧苦,倒教我每替你氣不過。(小生)二丈,聽小生說:

【風入松】豈不聞伊尹未逢時,(凈、丑)又來通文了。(小生)向莘野鋤耕。(凈、丑)還有誰來?

(小生)漂母進食哀韓信,呂蒙正把寒爐撥盡。姜子牙八十釣于渭濱,時來后做公卿。

(凈、丑)你是今時人,怎么比得古人來?

【前腔】(小生)時人何異古時人?自古賢愚不等。(凈、丑)如何見得賢愚?(小生)賢者正直無讒佞,愚蠢的言而無信,處處有君子小人。(凈、丑)君子小人固有,我兩個比眾不同。(小生)吾一日三省其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