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經典讀物 > 全元曲235
第3章
作者:馮學禮 薛鴻鵬 著 | 字數:3269 字

第二十九出院君回話

【青玉案】(旦上)停針悶坐心疑慮,盼望兒夫未見歸,鎮夜倚門無情緒。多應說與,兩個推托,不肯替移尸。

河狹水急,人急計生。奴家為因丈夫背義疏親,不從勸解,奴施一計,他如今去叫兩個喬人來移尸,想他必不肯來。待他回時,叫他去請叔叔,必然肯來。是親無怨,小叔孝義之心,必定相從。怎的還不見丈夫回來?

【梨花兒】凝望我夫獨倚門,朦朧淡月人寂靜。不見回來越悶生,嗏!愁聽鐵馬叮當韻。

【前腔】(生上)堪恨兩人不忠誠,心非口是無定準。到此方知說謊的人,嗏!糖言蜜口畜生性!

(見介。旦)員外回來了。(生)是。(旦)叫迎春看酒,兩個叔叔來了。(生)院君不要笑我了!(旦)我怎么笑你?(生)不要說起,他每都不來。(旦)他兩個都不來,霎時就要天明了,怎么好?(生)院君,沒奈何,你怎生商量一計?(旦)我是婦人家,只曉得三綹梳頭,兩截穿衣,拈針穿線,那有甚高識遠見來?(生)賢妻,你若不與商量,我也只得投水而死罷了!(旦)員外,

【呼喚子】從來不自量,信那人常說,賽過關張。卻不道死事替你承當?思量,口是心非都調謊。

(生)院君,你再不要說那兩個負義的了。(旦)卻不道勝似的親共爹娘?(生)院君,你及早商量救我!(旦)人家里雌雞啼有甚吉祥?

【前腔】(生)吾家本善良,賴祖宗積趲,富貴非常。誰知今日禍起蕭墻!斟量,自不合酒性剛。道出言語觸伊行,都撇漾,夫妻義重休掛心腸。

【大迓鼓】(且)你結交恩義深,不知因甚反面忘恩?我勸你不從聽,霸王空有重瞳目,官人,有眼何曾識好人!

【前腔】(生)聽咱說事因,一人心痛,一個腰疼,假意佯推病。果然日久見人心,到此方知沒義人。

【前腔】(旦)官人聽拜稟,窯中兄弟是你的親,喚他必然肯。教君識破假和真,自古的親無怨心。

【前腔】(生)從來結義深,他還淪旨我怎生禁?休誤人言難信。夫妻有話且三分,未可全拋一片心。

(旦)官人,叔叔讀書人,是親無怨心,必定肯來。

(生)我早上不合教吳忠去殺他。(旦)真個禍福無門。惟人自召。一頭官司未了,又起一頭!(生)如何好?

(旦)元來你自起其禍,快去叫他。(生)教誰去?(旦)你自去!

【大河蟹】(生)卻遣吳忠殺他人,吉兇事無憑。

(旦)勸君不必閑憂慮,吳忠必定不肯害他人。

【前腔】(生)你往窯中探信音,必竟見假真。

(旦)叔嫂從來不通問,我如今和你鎖了門兒便同行。

(旦)教君今日識親疏,(生)未審孫榮肯去無?踏破鐵鞋無覓處,(旦)得來全不費功夫。

第三十出吳忠仗義

【鐵騎兒】(末上)離門兒,離門兒心驚膽碎,步疾去如飛。到城南破窯,了事便回歸。

有恩不報,犬馬何異?小官人在家時,我受他多少恩德!吳忠早上蒙大員外分付,與我一錠鈔,教我去殺了小官人。吳忠黃昏出來,如今正是一更時分。怎見得?但聞得譙樓初鼓,行人漸少;嗚嗚咽咽蟬叫,咿咿唧唧蛩鳴。風擺松梢,驀聞得卒卒律律漸淅泠泠的響;水流澗下,時聽得唧唧啾啾刮刮剌剌之聲。嗷嗷犬吠前林,簇簇雁行南浦。輕輕薄霧,罩著疏疏密密半天星;耿耿銀河,現出皎皎團團一輪月。深谷猿啼切切,喬林鶴唳凄凄。這里去窯中不多路。且慢著,尋思起來,奴婢殺主,論官法遇赦不赦,論家法背義忘恩。寧可違了主人之命,將早間得那錠鈔與小官人做盤纏,往他州外府躲避。待黃榜動,選場開,教小官人投京師。望天周全,得一官半職回來,那時骨肉團圓,多少是好!如今去見小官人,顯我平生忠孝之心。

累受恩深仆怎忘?瞞天背地有穹蒼。正是萬事分已定,堪嘆浮生空自忙。

第三十一出夫婦叩窯

【菊花新】(小生上)自恨生米時不利,遭此孤窮,十分慚愧。未知何日上云梯?那時節才顯得英雄豪氣!

懊恨家兄忒薄情。將吾趕出受艱辛。未知何日身榮貴,撇去窯中方稱心。今晚夜深人靜,不免將窯門開看則個。

【粉蝶兒】只見玉兔爾升,寂寂夜深人靜,冷清清掩上窯門。紙衾單,蘆席冷。孤眠獨醒對寒燈,知他是甚般情興!

不免將窯門閉上,看書消遣。

【石榴花】關上破窯,舉目又無親,回頭只有影隨身。仰觀疏疏刺剌半天星,魆律律地冷風刮起灰塵。書,我待不看你,無可散悶,待看你,這風色又緊。怎么好?將他誤人書越越的問幾聲,你直恁地悮得索性,守著你賣不得,吃不得,那些一字直千金?

(生、旦上)心忙來路遠,事急出家門。只因差一念,現出萬般形。(旦)宮人。這里想是叔叔窯里,你去叫一聲看。(生)娘子。還是你叫。(旦)開門!開門!

【紅芍藥】(小生)驀聽得甚人敲門,莫不是巡捕軍兵?(旦)開門!(小生)仔細聽來卻是婦人聲。且住,記得金精曾戲竇儀,你是何方興妖鬼精?(巳)我是良人。(小生)既是良人。因何夜扣門?莫非是見情思景?待我把這門再緊拴上。勸伊家及早回心,莫教惱亂春心!

(旦)我不是別人,是你嫂嫂。(小生)嫂嫂,你在家行不動塵,笑不露齒。半夜三更,擅離夫主,私扣小叔之門,是何道理?每常十分賢慧,今日如何這般顛倒?(旦)叔叔。你開了門,我自有話和你說。

【大影戲】(小生)嫂嫂行不由徑,(旦)開門!

(小生)我應是不開門。自來嫂叔不通問,休教說上梁不正。(旦)你哥哥也在這里。(小生慌介)呀!忽聽得一聲唬了我魂,戰戰兢兢,進退無門,心兒里好悶!我便猛開了門,任兄長打一頓。

(生)兄弟開門!(小生)我待不開,又道我不敬其兄;待開門,這一頓打罵不小。且住,就打,有賢達嫂嫂在旁解勸。也說不得了,只得拚兄長打一頓罷!

(開門見生慌介,生見小生跪介,小生亦跪扶生介)

【念佛子】(小生)往日哥打罵人生怒嗔,今日緣何戰兢跪咱每?請兄起來休還禮,男兒膝下有黃金。

(生)兄弟,你如今是我的哥哥了。(小生)反把兄為弟,弟為兄,休失了尊卑名分!莫壞了家法,敗亂人倫!

(背介)平日哥哥見了我,不是打,便是罵,今日為何這般相待?必有緣故。不免問嫂嫂。(轉介)請問嫂嫂,哥哥今夜為何這等慌張?卻為甚事來?(旦)官人,叔叔是自家人,就說與他知道。(生)好教兄弟得知,我后門首殺死一個人,今夜特央兄弟去抬一抬尸首。(小生)元來哥哥殺了人,要我去抬尸。我且試他一試,只說不肯去,看他如何?哥哥,

【縷縷金】你平白地將咱趕出門,殺人來喚我去埋形。你今打些不干凈,須要對證。(生、旦作慌介。小生)唬得他夫婦戰兢兢,一個個膽喪心驚。

(旦)休恁的說!叔叔是讀書之人,君子不念舊惡。

(小生)我方才是假意試你,休得驚慌。請問哥哥殺了幾人?(生)兄弟,只是一個。(小生)哥哥、嫂嫂放心,便殺了十個,兄弟替哥哥承當,不必憂心。(旦)官人,今日可見親疏?(生)是我不是,不要說起了!(旦)官人,你有錢有酒多兄弟,上陣無過父子兵!

【越恁好】(小生)與君同氣,與君同氣。一個父娘生,難忘了這些恩和義,手足親。從今休得再講論。倘或事生發,哥哥,你莫胡招認,兄弟替著哥哥認。

【尾聲】打虎須還親兄弟,上陣無過父子兵,自今莫把親為陌路人!

(末上)受人之托。必當終人之事。大員外教我來殺了小官人,這里已是窯邊,門兒半開半掩在此。

(作聽介)且住,怎么員外院君都在里面?想必是院君勸員外回心轉意了,今日和順。我不免假意趕進去,只說殺人,看他每如何?(趕進介)殺人!(生扯末,私語介)吳忠,你藏過了刀,我與二官人和順了。

(末)可喜,可喜!(進見介。小生)你是吳忠,來做什么?(生)我今早著他送些盤纏與你,不道他這時才到。

(末)正是。早上蒙員外教小人送一錠鈔與小官人做盤纏,小人因去討帳,故此來遲了。望恕小人之罪!

(生)吳忠,我如今迎取二官人在家同住,這錠鈔你將去備些酒席,我與二官人回來飲宴。(末)小人理會得。

【四邊靜】(生)思之兩個忘恩的,教人恨切齒。錯認定盤星,教緣我不是。(合)把從前是非,再休提起。從此水團圓,骨肉再和美。

【前腔】(旦)當初你共他結義,效關張勝劉備。死事替承當,抬尸怎不去?(合前)

【前腔】(小生)不揀甚事都休理,交付與小兄弟。都莫管尸骸,孫榮背將去。(合前)

【前腔】(末)思親念舊回心意,吳忠甚歡喜。人道院君賢,今日果如是。(合前)

(生)當初錯忍定盤星,(小生)今日方知親是親。

(旦)自古路遙知馬力,(末)果然日久見人心。第三十二出迎春私嘆

【天下樂】(貼上)獨守房兒,懶拈針指,潛移步,探因依。官人與院君說詳細,我一言都盡知。